滑雪裝備新擂臺 看誰(shuí)能搶占“雪山版圖”
2024年01月17日 18:55 來(lái)源:新京報

  一進(jìn)入冬天,不懼寒風(fēng)的滑雪愛(ài)好者們身穿滑雪服,挎著(zhù)滑雪板,頭戴各色鏡片的雪鏡相繼奔赴全國各地滑雪場(chǎng)。在冰雪熱潮的帶動(dòng)下,滑雪運動(dòng)不斷破圈,越來(lái)越多的年輕人將滑雪運動(dòng)視作冬季的“標配”運動(dòng)。而在享受著(zhù)滑行速度與快感的同時(shí),如何在銀裝素裹的雪地里拍出好看的美照也成為不少“雪友”在意的話(huà)題。

  采寫(xiě)/新京報貝殼財經(jīng)記者 于夢(mèng)兒

  磁器口雪具大廳人氣高,國貨裝備更具性?xún)r(jià)比

  上個(gè)月,剛在崇禮萬(wàn)龍滑雪場(chǎng)完成“開(kāi)板”儀式的李童,已在短短一個(gè)月中又置辦了三套滑雪服,因為“去年的雪服已經(jīng)配不上今年的技術(shù)了”。李童初次接觸滑雪是在2015年,“當時(shí)還是‘萌新’的我,穿著(zhù)羽絨服,戴著(zhù)毛線(xiàn)手套,在雪具大廳租了雪鞋和雪板就‘勇闖’北京南山滑雪場(chǎng),開(kāi)啟了滑雪初體驗!彼嬖V新京報貝殼財經(jīng)記者,那次滑雪,體驗感并不好,身上的羽絨服令其行動(dòng)不便,毛線(xiàn)手套一沾雪就會(huì )濕得刺骨,租來(lái)的雪鞋也存在不合腳的情況,“不僅‘受罪’還狼狽,后來(lái)幾年也沒(méi)再接觸過(guò)滑雪!

  冬奧結束后,李童再次燃起對滑雪的熱情,并在上雪前購置了雪服、頭盔和滑雪手套等裝備,“如果說(shuō)第一次嘗試滑雪是為了體驗‘速度與激情’,那這一次,其實(shí)是想跟緊潮流,變得時(shí)髦!崩钔寡,早在冬奧開(kāi)始前,她就在朋友圈中看到一些人身穿廓形又亮眼的雪服,在雪地里凹造型的照片,非?。李童在社交媒體上翻閱大量與滑雪相關(guān)的內容與視頻,計劃先掌握理論知識,但后來(lái)她開(kāi)始轉變思維,認為置辦裝備也是一條在雪場(chǎng)變“大佬”的捷徑。

  據李童介紹,目前,她大多數滑雪裝備都是國產(chǎn)品牌;┭b備主要覆蓋了滑雪服、雪板、固定器、雪鞋、頭盔、雪鏡、手套等,全套下來(lái)價(jià)格在幾千元到幾萬(wàn)元不等!拔业谝惶谆┓菄馄放,僅衣服和褲子就花費近萬(wàn)元,F在國內專(zhuān)門(mén)做滑雪裝備的品牌逐漸多了起來(lái),雪服價(jià)格親民又劃算,這兩個(gè)雪季,我都會(huì )去磁器口挑選新‘皮膚’!

  在李童的帶領(lǐng)下,新京報貝殼財經(jīng)記者來(lái)到北京磁器口“雪具大廳”,三層樓高的建筑中,雪具店幾乎充斥著(zhù)每個(gè)角落。盡管是工作日,但前來(lái)采購的滑雪愛(ài)好者仍然絡(luò )繹不絕。在二層的冷山雪具店中,國產(chǎn)品牌GOSKI滑雪服占據著(zhù)店鋪貨架的顯眼位置!敖衲陰卓钛┓潜,還沒(méi)上架就賣(mài)出去好幾套,現在碼數已經(jīng)不全了!钡陠T介紹道。一對情侶從多款滑雪手套中挑選了一副國貨品牌,他們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(jīng)記者,“舒適度挺不錯,還帶護腕,這款一百塊左右,而國外品牌則要貴兩三倍!闭谶x購護具的張先生則表示,現在越來(lái)越多的雪友傾向選擇國產(chǎn)品牌配件,性?xún)r(jià)比的確高很多。

  在冷山雪具店不遠的雪上飛雪具店,三款國產(chǎn)單板正擺在店鋪的櫥窗內,單價(jià)在700至1000元左右。據店員介紹,此前店鋪多以零售歐美品牌為主,受冬奧冰雪熱的影響,越來(lái)越多的國產(chǎn)品牌興起,我們也開(kāi)始代理售賣(mài),但這些品牌大多瞄準的是滑雪入門(mén)級愛(ài)好者!芭潺R一套進(jìn)口的單板、固定器和單板鞋大約5000元起,而一套國產(chǎn)品牌配齊只需2000多元,對于入門(mén)者是夠用的!

  滑雪裝備品牌同臺“打擂”,舒適度成關(guān)鍵

  從性?xún)r(jià)比到舒適度,新興的國產(chǎn)滑雪品牌得到越來(lái)越多滑雪愛(ài)好者的垂青。其中,出身于代工廠(chǎng)的原創(chuàng )滑雪服品牌VECTOR近年來(lái)在雪場(chǎng)脫穎而出,一度與國產(chǎn)新銳滑雪品牌南恩擠入十大Z世代喜愛(ài)冰雪品牌榜單,背靠冷山集團的GOSKI在推出國潮單板品牌GOSKI ORIGINALS后,也曾被搶購。

  此外,安踏、李寧等老牌運動(dòng)國貨同樣沒(méi)錯過(guò)這波行情。除了上新滑雪系列產(chǎn)品,安踏還于2016年取得了迪桑特在中國(不包括中國香港及中國澳門(mén))的經(jīng)營(yíng)權、2018年收購了亞瑪芬體育公司,該公司旗下?lián)碛腥鸬浠┢放芇EAK PERFORMANCE。此外,三夫戶(hù)外、探路者、波司登也競相入局,波司登于2021年年底與德國滑雪品牌BOGNER簽署協(xié)議,以合資公司的方式在國內引入并共同經(jīng)營(yíng)BOGNER等品牌。

  國外專(zhuān)注滑雪運動(dòng)幾十年的品牌也紛紛涌入中國市場(chǎng)。2002年就進(jìn)入中國市場(chǎng)的美國滑雪運動(dòng)品牌伯頓(Burton),隨著(zhù)中國滑雪市場(chǎng)基礎設施建設的快速發(fā)展,于2019年開(kāi)始加大投入力度,先后在北京、上海等開(kāi)設門(mén)店;2019年11月,美國高端專(zhuān)業(yè)滑雪運動(dòng)品牌SPYDER也宣布進(jìn)駐中國市場(chǎng);2021年11月至12月,德國高端滑雪品牌BOGNER、奧地利滑雪運動(dòng)品牌HEAD先后在北京落地首家直營(yíng)門(mén)店。

  1月10日下午,新京報貝殼財經(jīng)記者來(lái)到位于銀泰中心的伯頓門(mén)店,比起磁器口雪具大廳絡(luò )繹不絕的人群,該門(mén)店的客流相對少了一些。但記者了解到,前來(lái)選購裝備的消費者,大多是滑雪專(zhuān)業(yè)級玩家。秦永是一位滑雪教練,擁有滑雪高級指導員證書(shū),他一邊挑選裝備一邊介紹,雖然在滑雪服、滑雪配件方面,國產(chǎn)品牌嶄露頭角,但在硬核裝備的選擇上,伯頓、Capita等國際品牌則更受專(zhuān)業(yè)滑雪愛(ài)好者的歡迎!澳壳皣a(chǎn)滑雪裝備更多以性?xún)r(jià)比占領(lǐng)一定市場(chǎng),但是像雪板、頭盔等裝備,歐美品牌在設計、安全性及知名度等方面更具優(yōu)勢!蓖瑫r(shí),他表示,“一些國產(chǎn)滑雪裝備也的確更適合亞洲人。如歐洲人的骨骼構造、面部輪廓和亞洲人差別較大,我的不少學(xué)員佩戴國外品牌的雪鏡會(huì )出現卡不住鼻子、漏氣起霧等現象。同時(shí),許多國外品牌雪鞋穿上后雖然內靴尺寸合適,屈膝滑行也沒(méi)問(wèn)題,但直立站姿大腳趾就會(huì )頂得厲害,沒(méi)辦法站很久,這也跟腳型差異有關(guān)!

  在采訪(fǎng)過(guò)程中,秦永還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(jīng)記者一個(gè)有趣的現象:“相比幾年前,越來(lái)越多的人穿戴著(zhù)非滑雪或運動(dòng)品牌的裝備,如路易威登、迪奧等奢侈品品牌的Logo時(shí)常出現在雪場(chǎng)上。同時(shí),幾乎每個(gè)滑雪場(chǎng)的每條初中級雪道上,都會(huì )有幾撥人停在一邊拍照!

  “奢滑風(fēng)”走紅雪場(chǎng),國際大牌入局國內雪場(chǎng)

  在對李童的采訪(fǎng)中,新京報貝殼財經(jīng)記者也了解到,發(fā)布穿著(zhù)專(zhuān)業(yè)的運動(dòng)服飾在雪場(chǎng)馳騁的擺拍照片,逐漸成為小紅書(shū)、抖音等社交平臺的流量密碼。記者在小紅書(shū)搜索“滑雪穿搭”關(guān)鍵詞后發(fā)現,在23萬(wàn)+篇的筆記中,許多帶有奢侈品滑雪裝備的筆記獲得近萬(wàn)點(diǎn)贊。

  據新京報貝殼財經(jīng)記者不完全統計,僅在過(guò)去一年,包括路易威登、迪奧、思琳(Celine)、香奈兒、芬迪等多個(gè)奢侈品品牌均推出了與滑雪相關(guān)的單品。其中,路易威登科技滑雪夾克及滑雪褲套裝總價(jià)為6.24萬(wàn)元,限量發(fā)售200件的單板滑雪板售價(jià)為7.9萬(wàn)元。新京報貝殼財經(jīng)記者向北京某路易威登門(mén)店銷(xiāo)售人員詢(xún)問(wèn)上述幾款產(chǎn)品,該銷(xiāo)售人員稱(chēng)滑雪服套裝已斷貨,需預訂;┌鍍H到貨一塊,但也已經(jīng)售出。不過(guò),該銷(xiāo)售人員推薦了一塊售價(jià)為1.05萬(wàn)元的滑雪鏡,表示:“這款雪鏡是大爆款,很多人都在找,難得有現貨,先到先得!

  自2020年開(kāi)始,眾多奢侈品品牌通過(guò)與專(zhuān)業(yè)滑雪運動(dòng)品牌聯(lián)名試水,2021年起多個(gè)奢侈品品牌開(kāi)始自主推出滑雪系列單品。在市場(chǎng)營(yíng)銷(xiāo)方面,北京冬奧會(huì )預熱期間,普拉達以各種冰雪運動(dòng)場(chǎng)景為靈感的限時(shí)店在北京、上海等地開(kāi)放。在國內熱門(mén)滑雪勝地吉林長(cháng)白山的萬(wàn)達滑雪場(chǎng)山頂,芬迪開(kāi)了一家限時(shí)咖啡館“FENDI CAFE”,將標志性虎紋元素融入咖啡店和餐具設計中,而博柏利則是在吉林松花湖度假區張羅起了一間大帳篷式的限時(shí)精品店,還提供咖啡和棒冰等休閑小食。李童告訴記者,上述每一家限時(shí)店均是當時(shí)的熱門(mén)雪場(chǎng)拍照打卡點(diǎn)。

  “玩滑雪門(mén)檻很高,不僅裝備價(jià)值不菲,滑雪場(chǎng)往往還設置在較為偏遠的郊區,門(mén)票、路費、酒店、教練等附加費用對參與者的經(jīng)濟實(shí)力與時(shí)間成本都提出了較高的要求!痹诶钔磥(lái),用“燒錢(qián)又費時(shí)”形容滑雪,毫不夸張!岸@種生活方式,正是適合奢侈品生長(cháng)的土壤!

  此外,天貓奢品相關(guān)負責人接受采訪(fǎng)時(shí)也曾表示:“滑雪愛(ài)好者們大多是時(shí)尚易感人群,他們不只享受運動(dòng),更熱衷在社交平臺分享潮流生活方式,而高端品牌正是看中了這一趨勢,開(kāi)始紛紛推出滑雪裝備,讓這項專(zhuān)業(yè)運動(dòng)變得更時(shí)尚!

  在李童看來(lái),一貫優(yōu)雅的奢侈品品牌入局冰雪賽道,反映出奢侈品對于年輕人的追逐。面對更加獨立與自我的“Z世代”消費者,奢侈品牌自覺(jué)接近年輕人感興趣的潮流生活方式,借此“搶奪”全新消費市場(chǎng)。不過(guò),秦永則對“滑雪炫富現象”提出質(zhì)疑。他認為,在極限運動(dòng)領(lǐng)域,奢侈品品牌售賣(mài)的高價(jià)裝備是否具備專(zhuān)業(yè)的防護性能,還需打上問(wèn)號。(新京報)

編輯:孫婷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