淄博文旅局副局長(cháng)談哈爾濱“出圈”
2024年01月19日 16:02 來(lái)源:山東頭條news

  當下,哈爾濱已然成為網(wǎng)紅城市“頂流”,在人們關(guān)注又一個(gè)現象級熱潮的同時(shí),去年出圈的山東淄博也重回大眾視線(xiàn)。

  兩個(gè)網(wǎng)紅旅游城市,到底因何出圈,又有何異同?面對熱潮的降溫,淄博是否做好了新的準備,在2024年繼續締造流量神話(huà)?從哈爾濱到淄博,帶著(zhù)種種問(wèn)題,紅星新聞?dòng)浾擢毤覍υ?huà)了淄博市文化和旅游局黨組副書(shū)記、副局長(cháng)嚴旭。

  記者:哈爾濱火起來(lái),淄博什么心情?

  嚴旭:起到示范作用,由衷為哈爾濱感到高興

  作為淄博文旅人,其實(shí)并沒(méi)有眼紅當下哈爾濱的旅游熱潮,相反我們認為哈爾濱能火起來(lái),用自己實(shí)際行動(dòng)讓流量持續,這給更多城市包括淄博,都起到了很強的示范作用。

  記者:如何理解這種示范作用?

  嚴旭:比如哈爾濱線(xiàn)上線(xiàn)下做的旅游推介,切實(shí)改善城市服務(wù)質(zhì)量,提高基礎設施建設,尊重游客的精神,都是淄博乃至很多城市文旅部門(mén)可學(xué)習借鑒的。

  哈爾濱推出的甜豆腐腦、凍梨切片雕花,受到網(wǎng)友“調侃”,當地還邀請鄂倫春族群眾巡游,和其他城市聯(lián)動(dòng)互贈特產(chǎn),其實(shí)這都是尊重游客,提升服務(wù)質(zhì)量的表現。所以同為文旅人,我們不是眼紅哈爾濱,而是祝福哈爾濱,為哈爾濱感到高興。

  記者:作為更早火起來(lái)的網(wǎng)紅城市,有什么想對哈爾濱說(shuō)的?

  嚴旭:機會(huì )留給有準備的城市,游客會(huì )拿著(zhù)放大鏡去挑剔,但哈爾濱的口碑有目共睹。這背后是基于哈爾濱過(guò)去一年的準備,不斷提升城市服務(wù)力,升級產(chǎn)品,滿(mǎn)足游客需求,所以淄博祝福他們,也會(huì )和他們共同努力。

  記者:淄博火熱,背后有文旅部門(mén)親自下場(chǎng)推動(dòng)?

  嚴旭:要看“推動(dòng)”這個(gè)詞如何理解,并不是做網(wǎng)絡(luò )推手,而是做城市服務(wù)質(zhì)量提升的推手。

  我們推崇“全域旅游”“主客共享”的發(fā)展理念,所以淄博文旅并非只為吸引游客刻意打造,最終目的是把整個(gè)城市的基礎設施做好,整個(gè)旅游資源提高。這樣一來(lái),不僅游客能享受更好的旅游體驗感,淄博當地百姓的生活水準也能提高。

  所以在“主客共享”的理念下,淄博發(fā)展文旅是人人共享,人人共建,絕非借勢營(yíng)銷(xiāo)或弄虛作假。

  記者:淄博政府部門(mén)真的會(huì )認真看網(wǎng)友的建議和評論?

  嚴旭:當然會(huì )看,而且重點(diǎn)去看那些不好的、挑毛病的留言。包括各種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,我們都要關(guān)注網(wǎng)友的建言獻策,有人提出問(wèn)題,我們就去核查整改,有人給出好的建議,我們就開(kāi)會(huì )討論可行性。用現在的網(wǎng)絡(luò )流行語(yǔ)來(lái)說(shuō),就是淄博聽(tīng)勸。

  比如說(shuō)我們推出的“海月龍宮燒烤體驗地”,其實(shí)最初想法就來(lái)自網(wǎng)友建言。當時(shí)有人建議推出“燒烤節”,我們局聯(lián)合市商務(wù)局等多部門(mén)開(kāi)會(huì )討論,基本當場(chǎng)就決定把網(wǎng)友的建議落地,會(huì )后幾天籌辦方案就大致確定。準備月余后,“海月龍宮燒烤體驗地”趕在“五一”假期順利和游客見(jiàn)面。

  記者:淄博現象級旅游熱潮從去年4月初持續到國慶假期后,是什么支撐了熱度持續?

  嚴旭:一方面是淄博能不斷適應市場(chǎng)需求,另一方面是淄博能不斷滿(mǎn)足游客的實(shí)際需要。淄博作為千年古城,游客因為燒烤來(lái)到淄博后,他們不僅只吃燒烤,還會(huì )拿著(zhù)放大鏡去看這個(gè)城市,一邊考量城市服務(wù)質(zhì)量,一邊挖掘城市更多旅游資源。

  很多人來(lái)吃燒烤后,又關(guān)注到淄博的陶琉藝術(shù),點(diǎn)滴文化特色被發(fā)掘出來(lái),自然能長(cháng)時(shí)間吸引游客。

  當然,淄博能受到廣大游客的好評,背后也離不開(kāi)我們市場(chǎng)主體的誠信經(jīng)營(yíng)、友好待客,甚至是普通的市民朋友都能自發(fā)組織起來(lái),維護城市形象,努力接待客人。

  這不得不提到刻在我們山東人骨子里的東西,在長(cháng)期的齊文化熏陶下,熱情、實(shí)在、禮貌待客等品質(zhì)成了基本,這不是一天兩天能裝出來(lái)的。

  總結起來(lái),淄博能持續受到關(guān)注,背后的根本原因就是“人美、物好、心齊”。

  記者:淄博熱度退潮,未來(lái)如何應對?

  嚴旭:不可能永遠站在流量頂峰,對比哈爾濱我們仍有差距。

  記者:你會(huì )覺(jué)得現在淄博熱度流失了嗎?

  嚴旭:流量能上去就必然會(huì )衰減,不可能永遠站在頂峰,這是規律也在意料之中。但這種熱度流失只是相比于前期的峰值。經(jīng)過(guò)這一輪游客對淄博的關(guān)注,相比于往年同期,現在淄博的游客數量已經(jīng)增加了很多。

  我們數據來(lái)說(shuō)話(huà),前段時(shí)間攜程發(fā)布的《2024年元旦跨年旅游報告》顯示,淄博在新年元旦已然排在國內十大黑馬跨年目的地首位,旅游訂單量增幅超1628%。這放在過(guò)去不敢想。

  記者:熱度過(guò)后,我們是否有復盤(pán)淄博文旅事業(yè)發(fā)展的不足?

  嚴旭:肯定存在不足,就拿哈爾濱來(lái)比,我們還存在很大的差距,比如說(shuō)旅游基礎設施的建設,我們作為一般的工業(yè)城市,定位的游客大多是商旅客人,所以酒店數量就跟不上,和很多省會(huì )城市、旅游城市比,這是明顯的短板。

  第二個(gè)就是我們核心景區缺乏,到現在淄博沒(méi)有一個(gè)5A級景區,這一點(diǎn)也是我們今后重點(diǎn)要完善的工作。第三就是我們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休閑度假的旅游時(shí)代,但淄博的休閑度假設施還不足夠,還沒(méi)有完善的城市服務(wù)街區,這些都是我們要提升和改進(jìn)的地方。

  記者:所以今年淄博文旅產(chǎn)業(yè)的發(fā)展重心是什么?

  嚴旭:我們把2024年作為我們的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年,這一年要把重心放在發(fā)展旅游產(chǎn)業(yè)上,盡力推出一批更高級別的景區,同時(shí)不斷提升旅游設施。一句話(huà)總結,就是希望游客在春暖花開(kāi)的時(shí)候再到淄博來(lái),來(lái)體驗一個(gè)不一樣的淄博。

編輯:孫婷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