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薪的聘任制公務(wù)員,到底香不香?
2024年05月27日 14:14 來(lái)源:中國新聞網(wǎng)

  中新網(wǎng)北京5月26日電(記者 袁秀月)近段時(shí)間以來(lái),江西、浙江、重慶、甘肅等多地面向社會(huì )公開(kāi)招聘聘任制公務(wù)員,一些崗位年薪可達60萬(wàn)元至80萬(wàn)元,受到廣泛關(guān)注。如何看待高薪聘任制公務(wù)員?以后會(huì )成為主流嗎?

資料圖:2024年度“國考”開(kāi)考。中新社記者 易海菲 攝

  多地招聘聘任制公務(wù)員 專(zhuān)家:不會(huì )成為主流

  今年以來(lái),多地發(fā)布公告招聘聘任制公務(wù)員。僅5月份,就有新疆生產(chǎn)建設兵團,江西南昌、上饒、景德鎮、贛州、萍鄉、新余、宜春、鷹潭,以及重慶等多地公開(kāi)招聘聘任制公務(wù)員,有些地方為首次公開(kāi)招聘聘任制公務(wù)員。

  聘任制公務(wù)員并非新事物,2007年,上海與深圳率先試點(diǎn)招聘聘任制公務(wù)員。2017年,中辦、國辦印發(fā)《聘任制公務(wù)員管理規定(試行)》,其中提到,聘任制公務(wù)員,是指以合同形式聘任、依法履行公職、納入國家行政編制、由國家財政負擔工資福利的工作人員。近年來(lái),國內多省份已試水公務(wù)員聘任制。

  聘任制公務(wù)員以后會(huì )成為主流嗎?中央黨校(國家行政學(xué)院)教授竹立家對中新網(wǎng)記者表示,聘任制公務(wù)員是委任制公務(wù)員的一種補充形式,不會(huì )成為主流和普遍現象,“凡進(jìn)必考”仍是我國招錄公務(wù)員的原則。

  “聘任制公務(wù)員之所以最近會(huì )集中出現,同政府部門(mén)的重點(diǎn)管理與服務(wù)工作需要緊缺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有很大關(guān)系!敝袊嗣翊髮W(xué)公共管理學(xué)院教授馬亮對中新網(wǎng)記者表示,不少涉及重大項目和重大改革的工作,往往專(zhuān)業(yè)性較強,是當前多數公務(wù)員所不具備的,需要引入“外腦”。所以,聘任制公務(wù)員就成為理想選擇,可以按需遴選,不需要按照公務(wù)員考試的固定周期完成,畢竟遠水解不了近渴。

  觀(guān)察近期聘任制公務(wù)員的崗位,可發(fā)現多集中于光伏新能源產(chǎn)業(yè)、航空產(chǎn)業(yè)、高端裝備制造產(chǎn)業(yè)、數字經(jīng)濟產(chǎn)業(yè)等專(zhuān)業(yè)領(lǐng)域。

  如何看待聘任制公務(wù)員的高薪?

  聘任制公務(wù)員的專(zhuān)業(yè)性較強、門(mén)檻較高,薪資水平也相對較高。如浙江金華公開(kāi)招聘15名聘任制公務(wù)員,均為高級主管,有的還要求有國家部委或500強企業(yè)工作經(jīng)歷,稅后指導年薪可達60萬(wàn)元至80萬(wàn)元。

  再比如江西新余招聘對外合作局鋰電新能源(裝備制造)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四級高級主管,有主持引進(jìn)相關(guān)產(chǎn)業(yè)投資5億元以上項目至少1個(gè)等要求,稅前年薪40-50萬(wàn)元。

  在馬亮看來(lái),聘任制公務(wù)員的高薪是不可或缺的,否則不足以形成強有力的吸引力,吸引緊缺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。比如,人工智能方面的技術(shù)人才往往首選高薪和工作氛圍自由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廠(chǎng),如果政府部門(mén)不能開(kāi)出競爭力強的工資,就很難吸引人才。他認為,可以推動(dòng)建立專(zhuān)門(mén)人才序列,為政府部門(mén)解決緊迫性和專(zhuān)業(yè)性的問(wèn)題提供人才儲備。

  竹立家認為,這種高薪的情況很正常,一些專(zhuān)業(yè)技術(shù)人才在原來(lái)崗位的薪資待遇、發(fā)展前景可能就較好,很多還在管理層工作,要增加吸引力,薪酬方面需與市場(chǎng)有一定接軌。

  不過(guò)他也認為,聘任制公務(wù)員的薪酬不宜過(guò)高,需結合本單位其他公務(wù)員工資水平進(jìn)行一定調整,若與其他人相差太大,可能會(huì )造成矛盾。竹立家建議,在薪酬之外,可以提高聘任制公務(wù)員的工作環(huán)境、職業(yè)發(fā)展預期等,以增加吸引力。

  聘任制公務(wù)員,并非都是香餑餑

  作為健全用人機制的一種方式,聘任制公務(wù)員試點(diǎn)十余年以來(lái),各地在不斷探索。

  據媒體報道,截至2022年底,四川全省在聘的聘任制公務(wù)員達48名,四川全省聘任制公務(wù)員在聘人數超過(guò)全國總數的三分之一。用人單位普遍反映“聘任制公務(wù)員發(fā)揮作用超過(guò)預期”“在公務(wù)員隊伍中激活了‘一池春水’”。

  此外,也有業(yè)內人士透露,一些地方在實(shí)際操作中出現一些問(wèn)題,比如按照規章制度和程序招來(lái)的人,表面條件都符合,但在實(shí)踐中并沒(méi)有達到預想的標準,而且還沒(méi)有合適的退出機制等。

  聘任制公務(wù)員,似乎也并非都是香餑餑。今年3月,寧夏面向社會(huì )公開(kāi)招聘聘任制公務(wù)員,11個(gè)職位中有9個(gè)因“報名人數未達到開(kāi)考比例”而取消公開(kāi)招聘,有網(wǎng)友指出或與招聘門(mén)檻過(guò)高有關(guān)。對于聘任制公務(wù)員,還有人提出顧慮,如晉升空間、考核機制、招聘公平性等。

  在竹立家看來(lái),招不滿(mǎn)很正常。聘任制公務(wù)員招聘并沒(méi)有統一的標準,一般是各地根據實(shí)際情況來(lái)發(fā)布需求,如果地方政府確有需求,后續應會(huì )對標準進(jìn)行適當調整。

  他提醒,與普通崗位相比,聘任制公務(wù)員仍是國家公務(wù)員,在招聘過(guò)程中應更嚴格、要求更高,不能光關(guān)注高薪,應聘者還要有公務(wù)員應具備的責任意識和敬業(yè)、奉獻精神。(完)

編輯:孫婷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