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(yè)文化—正文
林安梧新哲學(xué)講談會(huì ):中國當代哲學(xué)的“存有論”轉向
2024年06月14日 11:06 來(lái)源:中新網(wǎng)山東

  2024年6月11日,由山東大學(xué)易學(xué)與中國古代哲學(xué)研究中心主辦的中國哲學(xué)回瞻系列講座第九期暨新哲學(xué)講談會(huì )第四期在山東大學(xué)知新樓A座115室舉行。山東大學(xué)易學(xué)與中國古代哲學(xué)研究中心暨儒學(xué)高等研究院特聘教授林安梧作為主講人出席本次講談會(huì ),進(jìn)行了題為“中國當代哲學(xué)的‘存有論’轉向:從‘兩層存有論’到‘存有三態(tài)論’的確立”的發(fā)言。本次講談會(huì )由山東大學(xué)易學(xué)與中國古代哲學(xué)研究中心常務(wù)副主任李尚信教授主持。山東大學(xué)哲學(xué)與社會(huì )發(fā)展學(xué)院教授傅永軍、山東大學(xué)儒學(xué)高等研究院教授黃玉順作為與談人出席。

  首先,李尚信教授在開(kāi)場(chǎng)發(fā)言中對主講人及與談人一一進(jìn)行了介紹,并對三位教授的到來(lái)表示了歡迎。

左為李尚信教授,右為林安梧教授
左為李尚信教授,右為林安梧教授

  林安梧教授就本次講談會(huì )主題進(jìn)行了發(fā)言。他對牟宗三由康德“現象與物自體”的超越區分所構造的兩層存有論,即“執的存有論”與“無(wú)執的存有論”進(jìn)行了回顧與批判,認為這一以方法論的本質(zhì)主義判定知性主體,又由知性主體開(kāi)出民主與科學(xué)的策略是時(shí)代背景所倒逼的產(chǎn)物。他強調,人類(lèi)文明的道德層面和知識層面本來(lái)就是一體呈現的,因而中國古代文明并非具有忽視知識系統的文化缺陷,而是由歷史因素導致科學(xué)在中國未完整實(shí)現近代化轉型。他還指出,此前當代新儒學(xué)所確立的知性主體將活生生的實(shí)存的人形式化、理論化、道德化、超越化,減弱了其在現實(shí)社會(huì )中的實(shí)踐意義;而對心性主體的過(guò)度強調也有違于傳統儒家“身心一體”的立場(chǎng)。

  基于這一反思,林安梧認為當代儒學(xué)要從主體性的哲學(xué)回到一種“處所哲學(xué)”或“場(chǎng)域哲學(xué)”,即回到一種總體場(chǎng)域中存在的、本源的真實(shí)狀態(tài),不再強調主客對立。他進(jìn)一步介紹了“存有三態(tài)論”的基本結構,即從“存有的根源”“存有的開(kāi)顯”到“存有的執定”,也就是主客俱泯的即寂即感狀態(tài)、主客俱顯而尚未分化的狀態(tài)以及世界經(jīng)由語(yǔ)言構造而顯明三個(gè)階段,而主體與客體、自我與他者即在這一過(guò)程中相互作用和轉化。

  最后他談到,儒學(xué)原本就秉承實(shí)踐的人文主義立場(chǎng),重視歷史傳承,而此前當代新儒家過(guò)于強調心性修養與內在冥契,忽視了社會(huì )實(shí)踐與歷史脈絡(luò )的重要性。他認為,當代中國哲學(xué)從“兩層存有論”發(fā)展到“存有三態(tài)論”,即蘊含了從形而上理論到具體實(shí)踐的轉向,能夠使得儒學(xué)成為一種既能回應現代社會(huì )挑戰,又能維護傳統價(jià)值的活潑思想,為人類(lèi)文明提供新的智慧和啟示。他還強調,中國哲學(xué)不會(huì )只是研究哲學(xué)史的哲學(xué),也不會(huì )只是西方哲學(xué)話(huà)語(yǔ)體系下“逆向格義”的哲學(xué),而是在中西文化分庭抗禮的交談意義上建立起的中國哲學(xué);當今的哲學(xué)建構也不應囿于中國哲學(xué)、西方哲學(xué)的門(mén)戶(hù)之別,而是要做天下的哲學(xué)。他語(yǔ)重心長(cháng)地指出,立足于中國的經(jīng)典、知識系統,將中國哲學(xué)轉化為能夠與世界對話(huà)的新的話(huà)語(yǔ)體系,并且實(shí)現對新的內圣外王系統的調整和建構,對于中哲學(xué)人來(lái)說(shuō)將是一個(gè)相當艱苦的過(guò)程。

  傅永軍教授指出,林安梧教授的發(fā)言?xún)热蒹w現了在中西對話(huà)思考下對天下哲學(xué)問(wèn)題的關(guān)注,其存有三態(tài)論所試圖解決的是肇始于亞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學(xué)所遭遇的困境,即無(wú)法回答應在何種意義上理解存在這一問(wèn)題。他進(jìn)而就“哲學(xué)在今天何為”這一話(huà)題展開(kāi)了論述,并基于對存有三態(tài)論由心性之學(xué)到實(shí)踐哲學(xué)轉向的反思提出了一個(gè)問(wèn)題:在政治、經(jīng)濟等學(xué)科已如此細分的今天,哲學(xué)這一內圣而外王的指向是否已經(jīng)僭越了自己的職責?他援引了黑格爾“密涅瓦的貓頭鷹只有在黃昏時(shí)才會(huì )起飛”這一說(shuō)法,認為只有一個(gè)時(shí)代走向黃昏時(shí),其全部存在可能性都已經(jīng)走到絕境的時(shí)候,象征智慧的貓頭鷹才會(huì )起飛,而此時(shí)哲學(xué)家的職責不在于摧毀和重建,而是在于預測未來(lái)。

  他進(jìn)而回溯了古希臘的哲學(xué)傳統,認為哲學(xué)家一開(kāi)始的任務(wù)是非常清晰的,就是要面對世界一切事物回答“是”是什么的問(wèn)題,但哲學(xué)家的各種解讀中存在著(zhù)矛盾:一個(gè)事物如果脫離個(gè)體性的實(shí)存就不成其為自身,但規定一個(gè)事物成其所是的又是其所屬的一類(lèi)事物的共同本質(zhì),也就是形式。他引申談到,以人為例,我們只有在一個(gè)人生命結束的蓋棺之時(shí),才能對此人下道德評價(jià)上的定論;同樣,只有一個(gè)事物停止表現、本質(zhì)完全呈現以后,它才是其所是。他認為,林安梧教授所批判的兩層存在論,對應的也是西方近現代哲學(xué)史對存在者的存在論和存在的存在論的區分,而存有三態(tài)論的貢獻就在于將割裂的兩者進(jìn)行了彌合,并以三重形態(tài)建構存在的過(guò)程。

  不過(guò),他隨后指出,哲學(xué)家面對的世界已不只是客體,或者說(shuō),我們與存在的關(guān)系變了——只有在對之上手,與之歷史性地照面之后,存在才能成為存在,因而需要對存在論重新進(jìn)行規定。他談到,哲學(xué)家永遠是超出時(shí)代思考的孤勇者,永遠是不被理解的說(shuō)瘋話(huà)的人,因為他們絕不會(huì )局限于當下歷史來(lái)思考何為存在。他最后提出,如何面向未來(lái)思考本體論問(wèn)題,與事物本身照面,以及如何使得這種思考進(jìn)入語(yǔ)言并在語(yǔ)言中對人們敞開(kāi),是中國哲學(xué)當下最重要的兩項任務(wù)。

  黃玉順教授首先指出,對于中國哲學(xué)學(xué)界來(lái)說(shuō),如何認識和評價(jià)牟宗三的哲學(xué),是一個(gè)非常重要的問(wèn)題。他表示,他個(gè)人的判斷看起來(lái)是矛盾的:一方面,在20世紀中國哲學(xué)的新開(kāi)展中,牟宗三的哲學(xué)毫無(wú)疑問(wèn)是最宏大、最深刻的。但另一方面,牟宗三錯失了20世紀的哲學(xué)最新進(jìn)展,即現象學(xué),特別是海德格爾的現象學(xué);此外,在重建儒家經(jīng)典系統的時(shí)代背景下,牟宗三直承宋明理學(xué)所推崇的“四書(shū)”系統,也是過(guò)時(shí)的。

  其次,他談到了如何在師承關(guān)系基礎上推進(jìn)哲學(xué)思考的問(wèn)題。他強調,林安梧的“存有三態(tài)論”絕非僅僅在牟宗三“兩層存有論”的基礎上加了一層,而是完全不同的學(xué)術(shù)視野;趯Υ嬗腥龖B(tài)論“外王”指向的關(guān)注,他指出,有人說(shuō)作為牟門(mén)弟子的林安梧教授是叛徒,其實(shí)不然,因為存有論雖然在理論上更接近于熊十力先生的“翕辟說(shuō)”,但實(shí)際上繼承了師門(mén)的基本關(guān)注點(diǎn),即整個(gè)20世紀新儒學(xué)所接續的由新文化運動(dòng)確立的如何由“內圣”開(kāi)出“新外王”的問(wèn)題。他進(jìn)而表示,新儒家所建構的不僅是“新外王”,同時(shí)也是“新內圣”;而走向現代性的時(shí)代要求我們重建儒家的形而上學(xué),他將這一點(diǎn)概括為“新外王倒逼新內圣”。

  最后,黃玉順教授對在今天如何做哲學(xué)這一問(wèn)題發(fā)表了看法。他提出,中西方哲學(xué)都經(jīng)歷了三個(gè)階段:第一個(gè)階段是在近代實(shí)驗科學(xué)興起之前,哲學(xué)越俎代庖地代替了科學(xué),實(shí)際上是宇宙論,即cosmology;第二個(gè)階段即傳統的本體論ontology,這也是海德格爾在《哲學(xué)的終結與思的任務(wù)》中指出的過(guò)去兩千年的傳統哲學(xué),其所思考的對象實(shí)際上是存在者,而遺忘了存在;而今天,新的哲學(xué)以“存在”觀(guān)念為本源,思考“存在者何以可能”,目的在于回到每一個(gè)存在者的存在或生活之中進(jìn)行理解,從而為之敞開(kāi)“去存在”或“去生活”的新的可能。

  林安梧教授對兩位與談人的意見(jiàn)進(jìn)行了回應。針對傅永軍教授所提出的哲學(xué)應當何為的問(wèn)題,他認為,中國哲學(xué)在起點(diǎn)上與西方哲學(xué)的區別在于,漢字是圖像文字而非拼音文字,與之對應的是中國哲學(xué)并非以話(huà)語(yǔ)為中心,而是以存在為本位。他進(jìn)而提出,要高度重視如何充分釋放中國哲學(xué)主要經(jīng)典的意義,以及促進(jìn)漢文化地區的交流的問(wèn)題,否則在西方話(huà)語(yǔ)主導下的現狀下,將會(huì )難以回到中國文化本有的話(huà)語(yǔ)、文本和生存世界。針對黃玉順教授對牟宗三先生的評價(jià),他回應,牟先生確實(shí)對現代性之后的相關(guān)理論持拒斥態(tài)度,堅持以康德哲學(xué)的方式建構道德形而上學(xué),因而造成了其哲學(xué)思路上的受限;他本人則強調要回到意在回到人活生生的存在場(chǎng)域,重新詮釋存在價(jià)值和實(shí)踐如何一致的問(wèn)題。此外,他表示,自己與傅、黃二位教授有著(zhù)共同的時(shí)代關(guān)懷,當下所處的二十一世紀已不同于以現代性為主題的二十世紀,而中國哲學(xué)所面對的問(wèn)題也不再是如何現代化,而是現代化之后中國哲學(xué)還有沒(méi)有價(jià)值、能夠釋放經(jīng)典意義的問(wèn)題。

從左到右分別為:李尚信教授、黃玉順教授、林安梧教授、傅永軍教授
從左到右分別為:李尚信教授、黃玉順教授、林安梧教授、傅永軍教授

  隨后,三位教授圍繞著(zhù)存在問(wèn)題中的時(shí)間意識、西方話(huà)語(yǔ)體系的鏡像地位以及哲學(xué)如何理解和適應現代社會(huì )的生活方式等問(wèn)題展開(kāi)了討論,進(jìn)而在這樣一種中西方哲學(xué)的溝通對話(huà)中,彼此加深了對相關(guān)哲學(xué)問(wèn)題的認識,并在文明互鑒、多元共存等看法上達成了共識。

  提問(wèn)環(huán)節中,有三位在場(chǎng)聽(tīng)眾對林安梧教授提及的相關(guān)內容發(fā)問(wèn)。林教授一一進(jìn)行了回應。

  講座的最后,李尚信教授談到,本次講座深入討論了中西哲學(xué)會(huì )通的問(wèn)題,三位教授所提出的觀(guān)點(diǎn)對于今后研究中深化中國哲學(xué)的轉化創(chuàng )新有著(zhù)重要意義。他對發(fā)言人、與談人及在座所有聽(tīng)眾的參與表示了感謝,并宣布講座至此結束。

編輯:沙見(jiàn)龍